一次海西行 一生忆海西
发布时间:2019-06-25   浏览次数:17576 次   
——记奋斗在“荒凉之城”的青海银行人
                    
青海银行    王芳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走进德令哈,就会想起海子的这首诗。第一次走进德令哈,是在十年前。第二次也是这一次,5月27日,走进德令哈,是我进入青海银行工作的第四个年头。这四年的时间里,书写过温暖感动的精准扶贫、前赴后继的网点转型、忙碌温馨的决算之夜……讲述过大堂经理、客户经理、客服人员等等的故事,或许这些故事对工作在德令哈的青海银行人有所触摸,却从未真正地表现过他们,奋斗在这座“荒凉之城”的青海银行人究竟是怎样的呢?
美好初印象
抵达德令哈机场是正午时分,几朵棉花包一样的白云惬意地飘动在似乎并不遥远的蓝天上,四野辽远,除了机场航站楼,没有一座建筑,昆仑山支脉四野纵横蜿蜒,那些叫不上名字的灌木,远远看去像盛开在黄色戈壁上的一朵朵大大小小的花儿,只是它们非红非紫,都是低调的棕绿色,不鲜艳不张扬。
从机场到市区的路上,分行行长王志刚介绍说,分行从2013年成立之初到今天,一共来过三批员工,平均年龄才27岁,大部分都是德令哈人或父母在德令哈工作,他们和自己的父辈一样,热爱这片土地,也格外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岗位,为分行发展付出了心血。目前,分行各项存款27.4亿元,各项贷款10.1亿元,各项存贷任务也都超额完成了总行下达的任务,在自身取得较好经营业绩的同时,也为当地经济发展贡献了不容忽视的金融服务力量。他说这一切离不开员工的努力,还特意叮嘱我,一定要多写写他们。
进入市区,有了建筑也有了为数不多的车辆,街道上却几乎不见人影,真是一座安静的城,据说这座城市只有11.5万人,市区仅有3万人,一到春节,这座城几乎就空荡荡了。一位扎着马尾、撑着遮阳伞、带着黑色口罩的少女漫步在人行道,成为映入我们眼帘的独特风景,禁不住友好地对她评论起来:“那把伞还不够遮阳吗?没有风,为什么还要戴口罩?”“紫外线很强,姑娘一定是怕晒黑吧!”
美丽的巴音河静默流淌在市区边,过了巴音河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海西州分行以一种独特亲切的方式矗立在路口的西北角,楼顶上青海银行四个大字在正午的阳光下熠熠生辉,一笔一划诉说着青海银行全力支持当地经济发展的宣言。
走进分行,整洁成为了留给我们的初印象。综合管理部,文件期刊杂物多而不乱、井然有序。市场营销部,不在工位上的客户经理桌面除日常办公用品和一盆绿植,无一杂物,即使那些正在工位上忙碌的客户经理,他们手头的客户资料也摆放得规整有序,俨然一种心到手自然便到的工作状态。不一一列举,总之,从行长办公室到各部室再到会议室、图书室、食堂等各个角落,都像德令哈的蓝天,清爽得让人不由心生惬意。由此可见,分行员工不仅是工作有条理,而且是以行为家的。
难忘乌兰行
次日,我们便跟随着市场营销部负责人史小龙,客户经理潘宇、苏鹏飞前往乌兰县做一笔贷款的贷前调查。从德令哈到乌兰,一路都是荒滩戈壁,起初还沉浸在透过车窗欣赏戈壁风光的喜悦中,时间久了,车窗外仿佛是一副一成不变的荒滩戈壁画儿,用枯燥无聊来形容这段路一点儿都不为过。
我和史小龙开启了聊天模式,出生于1990年的他是海西州分行2013年成立之初的第一批员工,他幽默地总结他们客户经理的工作模式——“在路上!”这“在路上”的工作模式是怎么形成的呢?作为一名客户经理,要做贷前贷后的实地考察,他们去过距离德令哈750公里的芒崖、480公里的冷湖、388公里的西台、230公里的都兰、220公里的天峻等等,这次去乌兰是最近的,仅120公里,也是为了照顾我们能够在当天晚上返回德令哈。内心突然心生震撼和感动,海西州分行工作成绩的那一个个数字后面,凝结着他们“在路上”的付出。
终于到达乌兰,来到了乌兰众杰专业养殖合作社。走进圈里,一股股不可思议的腥臭味儿扑鼻而来,我努力克制住自己从鼻子到胃、再从胃到嘴的那种即将喷涌的感觉。再往里一看,浓眉大眼的潘宇姑娘竟然镇定地手指牛羊念念有数儿起来,他们这次的调查就是在腥臭气熏天的养殖场里数羊数牛啊!苏鹏飞似乎看出我了的疑惑不解,说:“王老师,您可别小看这数数儿啊,在海东市分行学习“FS”农贷时,我还数过地里的洋芋呢!通过数数儿等方式,我们可以验证出客户口述数量是否为实际数量,这叫交叉检验法……”一路上,性格内向的他,说起这贷前贷后调查的事儿,头头是道,即便农贷工作不好做,90后的他也乐在其中。
养殖合作社还有几百只羊在附近的草滩上放养,我们一起和养殖场工作人员来到草滩,远远望去,无数只羊在游动。草滩上的风特别大,加上天上灼热的阳光,整个脸似乎都在承受着轻微的刺痛,但这总比呆在那臭气熏天的养殖场强多了,我随即向羊群急速奔跑而去。同时,史小龙喊住了我,说羊群是怕人的,我越追它们越远,只能站在这不远不近之地,目测数目了。目测完羊群,我们又去了他们新建的养殖场。据养殖场负责人说,合作社向海西州分行申贷200万元,就是为了扩大养殖规模。
一生海西情
“一次海西行,一生海西情。”这是王志刚行长挂在口头的一句话,他说在海西州分行的工作经历会成为他最难忘的回忆。两天接触,两天观察,我认为可以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他,点点滴滴中知员工冷暖、随意交流中听员工心声、幽默风趣中送员工开心,这是他火的一面,亲近而温暖;兢兢业业中对员工严管理、高要求,5月28日晚,我列席参加他们的行务会,看到他因工作问题而严厉斥责,这是他冰的一面,严厉且不留情面。仿佛四季的轮转就是为了赋予时间完美无缺的一年,他的“冰火”轮转也是为了让海西州分行更加团结和优异。
海西州分行营业室以及辖属祁连路支行、天峻西路支行与青海银行所有营业网点大同小异,不再赘述。必须一提的是,祁连路支行负责人赵玉善亲自带领大家逐一走进商铺开展营销,他的付出得到了很多客户的信任;天峻西路支行负责人刘楚,一位长相甜美的姑娘,说话更加甜美而且业务管理能力很强。祁连路支行和天峻西路支行在去年年末成功迈入亿元行行列。
张朝和孙倩,是分行一对比翼齐飞的夫妻员工,俩人共同树立工作、生活目标,并且取得了不容小觑的成绩,绩效拿得高,生活质量得到了不小的提高,已经计划在西宁买房。因为俩人工作都很繁忙,请了保姆帮家里的老人来照顾年幼的孩子。他们说在海西州分行萌发了爱情、成熟了婚姻,这份情是甜蜜而深刻的。
2017年入行的李显鑫是全行最小的员工,他应该是分行最爱笑的一位员工了,皮肤黝黑、牙齿很白,一笑,那白牙就特别显眼,让人觉得无比亲切。从柜员到大堂经理再到客户经理,两年时间三个岗位,都很优秀,加上他的热情开朗,从行领导到周围的同事都喜欢他。他是乐都人,如今在家人的帮助下已经在德令哈买了房子。他说虽然只在德令哈生活了两年,可是喜欢这座安静的城市,也喜欢海西州分行的氛围。
晚上十点,综合管理部负责人毛海龙终于坐稳当了,他拿出一包零食,边进晚餐边接受我的采访,还一个劲儿地向我说对不起,解释说刚好这一天分行所有计算机按照海西银保监局要求更换新系统,会出现一些问题,又要保证不能影响工作,所以很忙。这样的解释显得多余,他的一个个电话和东奔西跑,我们都看到眼里了。
去总行培训或送审资料半夜坐火车,早晨到,在总行卫生间里洗把脸,一天结束后,再坐火车回去,半夜到,偶尔睡过头,清晨到了格尔木,再坐火车回到德令哈……这样的经历几乎每一位海西州分行员工都有过,而且有些人甚至一个月经历两三次。有时,王志刚行长让他们在西宁多呆一天,到处看看,可是他们说不想留宿西宁,第二天清晨一定会回归到单位。归来后的他们,会忍不住告诉同事,昨天中午休息时间,转了喧嚣热闹的唐道637,去几何书店买了一本书,在万达楼下的星巴克喝了一杯咖啡……一件件在我们看来平淡得根本不值一提的事儿,成为了他们不得不炫耀的快乐。
史小龙、刘楚、董梅茹、乔双山、王祖琴,他们最近分别通过了总行和西宁城区行的选拔。聊起这次选拔,他们内心充满了感恩之情,他们表示,感谢行党委给予基层员工可以回到西宁工作的机会,而这样的机会也激发了更多基层员工的学习奋斗热情。王志刚行长很舍不得这5名得力干将离开,但之前却极力支持他们去参加选拔考试,因为他深深地理解这些他口口声声称为“娃娃”的下属。他说,这些“娃娃”如同那些戈壁滩上的灌木,把根深深扎进这片荒芜的土地,顶着烈日风雨默默成长,拥有了坚韧不拔、吃苦耐劳的品质,却因为环境无法再成长得更高大,何况还有已经退休的老父老母在遥远的西宁期待着他们近一些、再近一些。那一刻,我很感动,也更加相信今后他们来到西宁,会终身铭记属于他们自己的“海西情”,会把这种情会化为在新环境新岗位上的巨大工作动力,从海西州分行走出来的员工不论在哪儿一定都是棒棒的!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清晨转身离开德令哈的那一刻,向周围的戈壁滩再次挥手告别,回忆起了这些天见到的一张张生活在德令哈的青行人面容,朴实、纯真、隐忍、坚毅等等无数词汇不得不让我觉得难舍和感动,他们会成为我难忘的记忆,对我来说,一次海西行一生忆海西!